首页 > 故事会 > 正文

原来他也在这里

2020-08-12 05:52:49 
1 情书掉进马桶里

  那时我正捧着刚买的烫嘴山芋往前走着,我没有别的毛病,就是嘴特别馋,喜欢吃门口马老头的烤山芋,算命的说我不到25岁不会沈宏菲跳槽时,新公司的人资部总监盯着她简历上的岁和未婚,看了许久才抬起头来,说要和副总单独说几句。沈宏菲只得识趣地退出来,她是猎头公司挖来的精英,副总李星对她进行面试首肯后,这是试。谈恋爱,我22岁得好好享受青春。

  所以,大学四年我没有恋爱。一是没看上的,二是也没有看上我的。

  我跟李宇春似的,天天牛仔裤,翻着几个洞,和班里所有男生全是哥们儿,再说,身高也是问题,一米七五,班里最高的男生一米七六点五,和他站在一起,我扶着他的肩说,“我如果再穿高跟鞋就是班里海拔最高的了!”

  你说,能有谁追我?所以,我还是自己哄自己玩。

  所以,当杨小昭出现在我面前时,我看着这个顶多一米七四的男生说:“你有事吗?”

  他交给我一封信,“麻烦你转给周素素。”

  周素素是我的下铺,死党。

  “原来是让我当信使咧,我说你直接找她不就得了,都什么年代了还写信接到学校通知后,吴丽娟的父亲马上来到重庆,征求了医生的意见后,吴父为她办理了三个月的休学手续。而朱峰在这次风波后也辞去了工作,不知所踪。目前,吴丽娟正在德阳进行心理治疗。啊。”

  “写信抒情是我特长啊。”

  我这才正眼看了两眼这个特别会抒情的男生,还算顺眼,有鼻子有限,而且,穿着格子衬衣,带着个篮球,自行车前面的车筐里放着一本海子诗集。

  “好吧,”我说,“我帮你这个忙。”然后我自作多情地问:“你怎么会认识我?”

  “谁不认识你啊,计算机系最高的女生!搞得男生特别郁闷的女生。还有,那次模特大赛你不还得了个鼓励奖吗?”

  “你才鼓励奖呢,我是三等奖!”

对面的男人问他:"怎么了?"

  兴高采烈地往回走,边走边吃,到宿舍楼门口,烫嘴山芋刚好吃完。肚子疼了,于是跑到卫生间,方便之后才发现,信,掉到了卫生间里,冲跑了,转眼就没了!

  我的天啊,那是杨小昭的情书啊!

  茫然间不知如何办,打了杨小昭的电话,他说:“这么快!”

  我说:“不是,有要事找你。”

  2 我们成了吃友

  “这样吧,”我说“不如你再写一封吧,那封信,我不小心冲到卫生间下水道去了!”

  他看着我,青筋都暴了出来,“你,你,你怎能这样,那是我费了好大的劲写的啊,你知道我查了多少词典,用了多少形容词吗?我写了3天啊,这精神损失,你得赔。”

  我想我真是够倒霉的,我干吗要遇到杨小昭,干吗要接这个活儿。哎,无奈之下,我请杨小昭在小饭店里吃了拉面,他吃的牛肉面,我吃的素汤面,为了安慰他受伤的心灵,我还要 她便去了,她有太多不需要的东西,一路走,一路丢,不如放到转闲置的网站去。了一瓶二锅头,几个小菜。

  我说:“杨小昭,喝点儿小酒,今天晚上加个小班,明天写出来我再给你送去。”

  这次的情书,杨小昭又写了3天。3天之后,我接了情书就递给了周素素。

  周素素说,干什么呀?我说:“情书呀,杨小昭给你的。”

  周素素嫣然一笑:“没有早一步,没有晚一步,他恰好错过,昨天,我和我湖北老乡刚吃了定亲饭,我犹豫了好久是要杨小昭还是要他。现在,我决定了,我要我的老乡吧。”

  哦,我的天!就是说,如果我前两天送到情书,那么,杨小昭就可能成为周素素的情侣

  当我把这巨大的不幸的消息告诉杨小昭时,他郁闷了5分钟说,“不行,你还得请我吃饭,还得安慰我这受伤的心灵。”于是,我们继续吃饭。

  这次吃饭之后,我们就成了吃友。反正离毕业还有不到半年,反正我们俩都没有恋爱。两个人吃饭总比一个人好吧。

  我无意和比我矮的男生谈恋爱,当然,杨小昭更不敢有这个奢望,他说,我这样的女生,是给一米八以上的男生准备的。

  在吃了第N次饭之后,为了报答我这么安慰他受伤的心灵,他把他们系最帅最高的男生介绍给我了。

  果然是帅,一米八三,还特别像裴勇俊。

  我说:“你介绍的一天,她突然接到父亲的电话,要来这个城市看病。父亲近年来总是腰疼,医生说可能是肾出现了问题,父亲想来这座城市的大医院确诊。这个是师奶级的杀手,恐怕会花心。”可我真是好色,我喜欢好看的男生,于是,我很热情地开始梁静毕业以后没有考大学直接参加了工作,后来结婚生子一切都平静如水,这件事也没有扩大影响,但是几十年过去了,她是我教过的学生中唯一不理我的,与她一同跳裸体舞另外的几个女同学刚开始有一段时间不理我,后来明白事理以后在哪儿见到我都很尊敬我,有一个女生的孩子上学以后犯了错误,学校要处理该生,那个女生还请我帮忙。与一米八三约会,并且开始在脸上涂脂抹粉,并且尝试穿裙子。那个晚上,我和老枪一人抱着一瓶白酒,对喝。

  有几次路遇杨小昭,他揶揄我穿上裙子像人妖,说我完全失去了那种特立独行的气质。

  我说:“你纯粹是嫉妒吧,看着我幸福难受吧?这样,你去插周素素一足吧,反正男没婚女没嫁,谁都有争取当上正房的自由。”

  那段时间我十分讨好一米八三,一米八三说让我穿什么我就穿什么;他说我短发不好看,于是我试着留长发;他说我应该画个蓝色眼影,于是我画个蓝色眼影:他说女生不能吃蒜,于是我不吃蒜。

  可与杨小昭在一起,我不仅哈哈大笑,这件事情说破后,乔婷燕再也没有来辅导过力力学习,而吕若也没有再去她家帮忙。这可急坏了夏荷雨。那天,吕若的胆囊炎犯了,痛得在床上直打滚。夏荷雨给乔婷燕打了电话。之后吕若住了天院,夏荷雨硬着心肠没有去看他眼,全是乔婷燕手护理的。我还吃蒜,我还素面朝天,我还当着他的面把鞋脱下来,把腿盘上和他唱东北二人转!

  就是这样,一米八三还是说了分手。

  与一米八三分手,我居然一滴眼泪也没落,我仍然举着烤山芋吃,仍然趿拉着鞋子穿着麻袋片子的衣服满校园逛。

  遇到杨小昭时,他叫我:“哥们儿,来,上来,哥哥带你兜风去。”

  我坐到杨小昭的自行车前,穿过四月杨花,哈哈地笑着,好像一个没心没肺的人。

原来他也在这里

  3 离开他怎么会惆帐呢

  毕业了,终于要毕业了。

  我偷偷写了到西藏去,我要去支边,我不喜欢在太热闹的大城市。虽然父母可以把我留在政府机关,可我一意孤行,一定要去西藏。

  没有人知道我要去西藏,我天天嘻嘻哈哈,还是爱吃零食,不停地往嘴里塞东西。

  学校里,我短发,哼着《菊花台》,看着最新流行的小说,我这样快乐,这样没心没肺。

  快乐里惟一的惆怅是——我不能和哥们儿杨小昭喝点儿小酒了。

  那个小洒馆,常常是我和他,对饮着,疯着他岁生日的那天,她办了桌丰盛的生日宴,只是没酒。她第次求他:"今后别喝了。"他就没喝,但吃啥都没味。,他给我讲天文地理。我给他讲张爱玲、陆小曼、孔子、卡尔维诺,我们对着吹自己从这里或那里刚捣腾来的学问。

  酒馆的老板都认识了我们。

  他说:“看人家这对多般配。”他居然认为我们是一对。天知道我们连手都没有握过。

  周素素说:“杨小昭除了个矮点儿没什么不好,要不,你就……”我说:“你住嘴,你忘记我说过的话了,非一米八以上的不嫁!”

  所以,我一直当杨小昭是我哥儿们,所以,在分离的时候我说:“再见,哥儿们,再见啦。”

  送他上火车的时候,我一边跑一边嚷再见,嚷到最后我才发现,我的眼泪已经流下来了。

  我才发现,我怎么好像有点喜欢这个个子比我矮的男生

  不然,我怎么会有眼泪

  不然,我怎么会有惆怅呢

  4 原来他也在这里

  我被分配到西藏阿里的一个中学当老师,天苍苍,野茫茫了,连个人影都看不到,树都那么少。

  所有的都成了美好的回忆。

  甚至,我不再恨一米八三另寻了新欢。我关掉了手机,这地方信号不好,半天也说不了一句话,干脆修身养性,把所有精力投入到学生身上。

  半年之后,我又黑又胖,看起来一点儿也不像当年的那个女孩了。

  校长让我做为一名优秀老师,代表学校去拉萨开会。我是第一次出公差去拉萨,当我上台发言时,我发现台下坐着一个人。

  怎么会是他

  怎么可能是他

  但真的是他,我的酒友,我的哥们儿杨小昭,坐在第三排,胸前也戴着大红花。

  我“啊”了一声,匆匆念完就飞了下去,而他也冲我飞了过来,我们在众目暌睽之下就拥抱在了一起,所有人看着我们目瞪口呆!

  原来,原来他也在这里!

  毕业时我知道,还有一个男生也来了西藏接着,卓雅看到了更惊奇的一幕,只见一个风姿绰约的少妇上台跳起了舞,只见她双手舞着奇怪的动作,舞着舞着,大厅里那些飞舞的蝴蝶就向她聚拢,最后竟然聚成一堆,在她的指挥下蝴蝶们乖乖地又钻进了那个心形的大盒子。所有人都看呆了,随即爆发出热烈的掌声。,我并没有打听是谁,原来是杨小昭,原来是他啊!

  那天,我们静静地坐在拉萨广场的草地上,看着纯净的天空,我问“为什么你来西藏不告诉我?”

  他说:“因为我问过好多人,没有人愿意来西藏,我想,那么,让我一个人去追寻自己的梦想吧。”然后他问:“为什么你也没有告诉我?”

  我笑了笑说:“我总以为,这世上没有和我有同样梦想的人。”

  当我们转头看着对方的时候,我的脸红了,他的脸也红了。

  他说:“来西藏后,我妈说,大概没有姑娘会嫁给我了。”

  我对他说,我妈也说了,大概没人会娶一个又黑又胖的姑娘了。

  “要不——他轻轻说,要不——我娶?”

李凡果然就生了一个九斤重的胖儿子。  “要不——我轻轻说,要不——我嫁?”抢救一直持续到夜里10点30分。守候在病房外的赵祥海以为希望就在眼前,但医生却告诉他:于曰芳是突发性脑出血,两侧脑室出血已经铸型。也就是说,脑部出血非常严重,血液将脑室注满,导致脑积液无法循环。手术可以解决脑疝问题,但因为脑出血时间过长,对大脑已经造成实质性的损害,于曰芳醒来的希望很渺茫。而她怀有7个多月身孕且是双胞胎,又大大地增加了救治难度……

  湛蓝的西藏陈广理解雪艳母亲的担忧,自己来哈尔滨4年了,每个月最多挣三四千元,又要补贴家里,根本没积蓄,将来雪艳住哪里呢?于是他比以前更拼命了,常常每晚跑两三个场子,希望多赚钱。那许多年过去了,海海大概早忘记儿时的诺言,芊去了许多城市,像考拉样各处巡搜,始终未找到耳坠的心,也没见到挂着荷花瓣招牌飘着荷香的饰物店,找不到原配花心没有荷香饰物,有荷花茶也是可以的吧?边,雪艳也经常带母亲去看陈广的表演。看着陈广玩命赚钱,雪艳母亲的心渐渐变软了,不再反对他们来往。天空下,他的手,绵绵如小蛇,轻轻伸过来,紧紧地,紧紧地扣住了我的手!

关于好思百姓网 | 版权声明 | 联系我们 | 友情链接 | 网络广告
好思百姓网 版权所有 © 2015-2020